网站导航
×

搜索页面
×

以下是您输入的搜索关键词“”的搜索结果
我省高考复读生市场深度探析

详细介绍

转载自:福州晚报(版权所有,已获得授权)


2016年是我省高考的一道分水岭,那一年,福建开始进入全国I卷:

2016年的17.5万人,到2017年的18.8万人,到2018年的20.09万人,再到2019年的20.78万人——4年来,福建省高考报名人数呈上升趋势;

与此相对应,我省高考本一线在短暂的“谷底”之后也随之上扬,2017年媒体在报道福建高考分数线时用上了“创新低”这样的字眼,当年文科本一线489理科本一线441,但到了2018年省控线飙升数十分、本一批各校投档分全面上涨;

我省高考还有一个数值也呈现上升趋势,那就是近三年来社会考生的人数。在社会考生中,不少是复读生(见如下统计图):

高考复读市场回暖的趋势正在显现,只是由于多年来“复读生”这个群体始终是处于福建家长认知的末端,且分布不集中,让人难以明辨高复行业的庐山真相。


高考“大盘”上涨 复读市场向暖

高考复读,是指已完成普通高中三年的学业,至少参加过一次高考的高三毕业生重返高中就读,并准备参加下一年高考。客观说,2010年前是高复市场的黄金期,有媒体统计,2007年全国普通高校招生报名人数1010万名,其中复读生近300万人,接近总人数的30%;之后,随着适龄考生人数减少、高考录取率逐年提高、升学方式拓宽,高复市场不断萎缩,福建省这个情况是尤为突出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全省高复学校只剩下了不到十家,以泉州七中为代表的公立学校复读班更是彻底退出历史舞台。近两三年,随着高复市场悄然复苏,又催生了一批新的复读机构。在闽南厦漳泉、莆田、福州等地,自称引进“衡水”“毛坦厂”的机构层出不穷。业内多位资深人士均表示,这个“向暖”有客观现实因素也有主观动因使然:

第一, 高考生数量增长,今年全国高考生总量又再次突破千万,历史轮回,在整个高考“大盘”上涨的过程中社会考生和复读生同样是正增长;

第二, 2020届高考,我省进入全国I卷第五年,备考经验日益完备,考生更为适应全国卷,对于大学的品质也有了更高的要求,一些当年高考发挥不好的同学便选择复读。2020届高考又是福建进入新高考改革前的最后一届,复读生面对的是跟2019届高考一致的环境和要求;

第三, 北方的复读理念被越来越多的福建家长、学子们认可,这几年我省各地都出现了复读生不远千里奔赴北方求学的例子,这也相当程度上消解了家长们、学生们对于复读的疑虑和思想负担。


投入少,全省复读生已多年未出清北

从去年开始的高复市场复苏有两个特点:一是报名人数增长,另外一点就是高分考生占比开始增加。但这样的变化也给我省高复教培行业提出了更高更新的要求

2010年高考,漳州正兴学校复读生唐艺萍、沈燕君两名同学被北京大学录取,唐艺萍同学更是取得了文科全省第十名的好成绩。2011年陈圳森同学也考上了北京大学。近几年,福建省规模较大的复读中心都没有考入清北的复读生。要想凭借裸分出清北,这对我省应届生都极其困难;复读生挑战清北,更是整个行业“金字塔”尖的目标,这还有实现的可能吗?

我们可以尝试从多种层面来分析复读的现状,以便更全面地了解复读趋势。

一是社会层面。提起复读,多数人是“谈虎色变”。民间向来存在着如“复读的都是考不上大学的学生”、“复读也考不上比较好的学校”、“复读生跟应届生存在高考录取歧视”这类的传闻。偏见性使社会整体对于复读的认可度也并不高,部分家长,甚至学生本身,都觉得复读是“丢人的”,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在复读。富裕的东南沿海地区,多元化的考后出路也让学生没有复读的动力;多年来,复读生群体没有里程碑式的表现(考入清北),导致大众对于复读现状满意度保持在较低的水平,一定程度上也对复读生群体产生了抑制作用。

二是学校层面。早期的复读呈现出一种蓬勃发展的趋势,许多公立校开设复读班,有公办学校的师资与名声加持,生源相对还是不错的。2002年,教育部对公办高中办复读班发布明确禁令;2007年,教育部部长周济表示:“公办高中办复读班,是利用国家资源收费,不利于教育公平”,从当年起严禁全国所有公办普通高中办复读班,招收高三复读生。公办学校办复读的苗头就此被熄灭。

部分私立校,在建校初期以复读生作为资源,也取得了相当的成绩,有足够的师资与经验来开展复读课程。但后期多数私立校转型全日制高中,相较于应届高三学生,复读生不作为学校培养的重点。

绝大多数复读培训机构,由于条件受限,没有办学实力,管理与教学教材不能达到全日制标准,很难为复读尖优生提供精细化系统服务。部分机构甚至使用兼职教师来授课,课程质量与课程体系难以得到保障。

三是价值层面。相较于普通的艺考文补生而言,复读生的上课时长更长、课程分层更细、花费精力更多,想要取得相对等的回报也更为困难。参照市面上现有的复读课程与艺考文补课程的费用,培养艺考文补学生的收益回报率更高。这就导致复读生在一些机构成了“随随便便招进来,随随便便就毕业”的存在。且复读尖优生的数量不够多,分布较散,很难进行准确的定位与匹配,想要构建一个共同促进的“优生圈”更是难上加难。

四是认知层面。多数人对于复读的政策不熟悉,觉得复读“很麻烦”、“不知如何规划好”,许多在观望的同学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。咨询复读的时候,很多人会问到:高考报名怎么办?我的档案怎么办?社会考生高考会不会很麻烦?其实完全不会。复读生作为社会考生报名,与应届学生同一时间进行网上报名,同一时间进行高考,没有区别对待。

舆论影响、资源变动、收益比低、个体因素......多种因素相互作用,导致复读的圈子变小、复读的选择性变少,复读的大环境变得更加脆弱。当市场回暖、行业出现拐点的时候,想要做出改变,“高精尖”突破,这就需要资源、效益与个体共同发力,重塑优质的复读生态圈,演绎“高四年”的另一种可能性。